分享你的情感,讨论情感问题

小媳妇教你夺回家政大权

  网友倾诉

  山伟高大英俊,是中文系的才子,大二那年,他写的一篇《我的母亲》的文章曾被《读者》、《青年文摘》转载,在赚取了不少女生眼泪的同时,也赢得了我的芳心。

  毕业分配那年,山伟收到了国家部委直属单位的录取通知书,但他最终选择了回太原,山伟的“非常选择”曾惊动了系党支部书记。他说:“我不能忍受我妈妈一个人孤苦伶仃过日子。”

  为了爱情,我放弃了父母在老家安排的稳定工作,在太原一所高职学院当老师。因为我确信,山伟一定是个重情的好男人!

  2000年7月,我和山伟领了结婚证。但我没想到的是,自从那时开始,我越来越觉得山伟“窝囊”。

  那年国庆节,我和山伟在外玩,下午6点多,我拉着山伟到一家酒楼,特意点了山伟最爱吃的“红烧肉”,服务小姐拿着菜单刚离开,山伟“哎呀”一声说:“今晚不回家吃饭,忘了给妈打电话!”。我说你赶紧打,告诉妈今晚不回家吃饭。山伟跟她妈通完话后说:“妈还是叫我们回去吃饭!”我说菜都点了怎么办,他想了一下就到总台撤单,服务生说菜已下锅,我对无奈回到座位上的山伟说:“再给你妈打个电话,跟她说明情况。”山伟说:“算了吧,那样她会不高兴的!”当我拎着打包的菜盒跟着山伟回家时,我感到眼前这个一米八的大个子“老公”像个大男孩。

  原以为山伟所在的事业单位能分房,可根本没动静。她母亲慷慨地拿出一生的积蓄,帮我们付了首期。领到新房钥匙后,山伟和他母亲一起悄悄地办了房产证,户主写着他母亲的名字,山伟解释说:“我知道你有想法,我妈就我一个儿子,以后还不是咱俩的吗?”我断定,这一定是他妈妈的主意。本来我想发作,因为还有六成银行按揭需要我和山伟偿还,但为了营造“和谐”气氛,在他妈面前,我就当什么事也没有。

  为了还“按揭”,还有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,家庭收入需要集中管理。我当仁不让地成为家里的“财政部长”。我要求山伟留点零花钱,其他的工资、奖金和灰色收入全部上缴。

  不多久,我家的“财政政策”被婆婆知道了,垂帘听政的婆婆经常告诫我:“一个大男人在外面,兜里没几个钱那怎么行?”我只好解释,现在勒紧裤腰带,主要是为了还按揭和将出生的孩子。这以后不久,山伟上缴的钱居然莫名其妙地减少,尽管他的理由是工资福利改革了,但我知道是婆婆的话起了作用,堂堂正正的国家事业单位,在全民奔小康的背景下,只会上涨,怎会下降呢?但我还是忍了。

▲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