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你的情感,讨论情感问题

妻子背着我虐待我母亲

  倾诉人:文涛(化名),男,26岁,技术人员

  我曾经有两次,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接到文涛的电话,他的话语中有着浓浓的酒意,和许许多多的不开心。文涛告诉我他在外地工作,每个月回徐州一次,于是,我们约定在他回徐州休假的时候见面。一个冬日的黄昏,我见到了文涛,一个面相温和的男子,只是他忧郁难当的样子,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他的不快乐——

  我做着天长地久的美梦

  2003年8月,经别人介绍,我认识了红梅。那天,我对她一见钟情。以后,在我的主动下,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。我所在的单位经常在外省市承接工程,所以,我经常随着单位在外地辗转。在异乡的天空下忙碌,我对红梅自有一番思念与牵挂,也常常掐指算着回徐的时间。每次回来,见到红梅,我心中总是洋溢着太多爱的喜悦。只是相对于我的热情,红梅稍显冷淡些,我以为这是女孩子的矜持,一直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我热烈地爱着红梅。在我们相识四个月的时候,我们有了亲密的身体接触。那天,从未有过的愉悦和幸福,让我发誓要好好善待这份感情、善待红梅。2004年9月,红梅怀孕了。红梅表示不想要这个孩子,但我恰恰相反,这个未出世的孩子已让我心中荡漾着无限柔情,我爱红梅,也爱我们的孩子,我想要一个属于我们三个人的家。于是,我正式向红梅求婚。

  红梅答应嫁给我,只是我从她的表情中看不到快乐的迹象。我想,或许孩子来得太突然了,让她没有做好准备吧。2004年11月27日,我和红梅举行了婚礼。那天,太多太多的幸福,让我喝多了。但我的脑子却异常清醒,我对自己说,我要用一生的时间来爱红梅和我们的孩子。

  蜜月期间,我守在红梅的身边,她的妊娠反应厉害,我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。一个月后,我要返回安徽工作了,临行前,我嘱咐母亲一定要照顾好红梅。母亲请我放心,她说,红梅既然嫁到咱们家来了,就是咱家的人,她会像对亲闺女一样待她。

  我回到了安徽。母亲和红梅在家中,静待孩子的出生。母亲如她所言,细心照顾着红梅的饮食起居。只是红梅没有一句感谢的话,她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我母亲对她的照顾。

  母亲并没有任何怨言,但红梅的一些表现,却让母亲心里不舒服:一是,红梅接电话时总是躲躲闪闪的,很不自然;二是,有一天,红梅在和我母亲聊天时,公然地说她根本不喜欢我,红梅的话让母亲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,但为了不让我伤心和担心,母亲将这些事情都埋在了心底。

  我对家中发生的事情,浑然不知。我在远方牵挂着红梅和我们未出世的孩子,想象着我们未来的生活,做着天长地久的美梦。

▲回顶部